你好!欢迎来到丰原娱乐新闻网!

注册 登陆
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秋天的傍晚

来源:丰原娱乐新闻网 浏览数:0次查看 发布时间:2020-02-24 10:23:36

【导读】秋天的傍晚,细雨绵绵。一条宽敞的大街上。王平一路走一路喊:“回来吧!回来吧!”推出片名:《回来吧》以及演员表。(演员以出场先
秋天的傍晚,细雨绵绵。
一条宽敞的大街上。
王平一路走一路喊:“回来吧!回来吧!”
推出片名:《回来吧》以及演员表。
(演员以出场先后为序,年龄为出场时年龄。)
王平:男,三十岁左右,高个,帅气,善良。
夏姐:女,三十五岁左右,直肠快嘴。
王耿:王平的爸爸,四十二三岁左右,司机。
冷梅:王平的妈妈,四十岁左右,交通公路站办公室上班。
贾主任:男,市委办公室主任,五十岁左右,儒雅,人称笑面虎。
周群:男,二十二岁左右,高个,瘦削,帅气,孝顺。
周玲:周群的妹妹,十八岁左右。漂亮,温厚善良。
母亲:五十岁左右,周群、周玲的母亲,两鬓花白。
饭店男顾客、杨媛媛、交警、男医生、饭店老板、饭店服务员、骑摩托车小伙子、路边好心人,酒香饭店老板。

酒香饭店。
中午。
进门左侧买饭菜的窗口,店堂里六个简易的饭桌凳。
王平从饭店门口走过:“回来吧,回来吧。”
小夏正在给一个男顾客打饭菜。
小夏:“哎,可惜了这小伙子?”
男顾客:“看这小伙子的样子,一定是头脑受刺激,不知道他在喊谁回来?”
小夏:“说这小伙子的故事,让人心疼得不行!”

(画外音)小夏的声音:
这小伙子名叫王平,和我住在一个小区里。王平家住一号楼101室,我住二号楼101室,我们两家前后间隔着一个花圃。早在王平十八岁那年,正是王平面临高考的时候,家庭的一场“意外”变故从此改变了本应上大学的王平的命运。王平的爸爸王耿给正在副市长候选人名单里的市政府办公室贾主任开车,妈妈冷梅在交通公路站上班。

化入小夏的回忆。
夏天,晚上。
王平的家。
进门左侧是客厅,一组软沙发,右侧隔断的一间厨房,冷梅正在厨房洗菜。
王耿进家门。
王耿:“唉!”
冷梅对王耿看。
冷梅:“怎么了?”
王耿:“今天真晦气!昨天贾主任说今天他有事不需要我开车,我呆在办公室百般无聊,想到书店逛逛,没成想路过大富豪宾馆门口看见我开的车子停在那里,正准备上前看看,却见办公室的文秘杨媛媛挽着贾主任的胳膊走出宾馆进了车子,我躲闪不及,被贾主任看见,贾主任有点尴尬,但很快镇定自若:‘小王,这么巧。我和小杨来办点事。’杨媛媛满脸绯红。”
冷梅不屑:“那有什么,说不定他们真的是一道办事的呢!想那么多干嘛?”
王耿懊恼:“糟糕的是快要下班时,我去厕所回来准备打个招呼下班回家的,推开办公室的门,见贾主任和杨媛媛两个搂抱在一起亲嘴呢,更倒霉的是让我看见贾主任的手正伸进杨媛媛的裙下摆里面……哎,正好到了下班时间,他们可能以为我走了。这样的场面让我撞上,你说我怎么收场?”
冷梅:“怪事!怎么收场的应该是他们两,你操的那门子心?”
王耿:“你也太天真了,贾主任权高位重,这样的隐私被人窥见,他会想方设法清扫痕迹的。当时他就露出不悦,问我下班了怎么还不回去,你想啊他要想整我就像捏死一个蚂蚁那么容易,你知道吗?”
冷梅紧张:“那怎么办?”
王耿无奈:“就是,我正发愁呢!贾主任是个笑面虎,说不定他什么时侯给我一下子还真的吃不了兜着走呢。你也知道的,吃过他亏的人还少吗?”
冷梅:“那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王耿:“再说吧。暂时只能听天由命。”

上午。
交通公路站办公室。
冷梅的手机响。手机里,传来王耿的声音:临时出差,有可能很晚回来。
冷梅:“知道了,等你。”

晚上,冷梅的家。
冷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时地拿出手机看时间,又将手机扔在沙发上。
冷梅来到厨房的窗子面前对外面焦急的看。
沙发上的手机铃声响,冷梅跑步奔到沙发跟前拿起手机。
冷梅:“喂!哪位?”
画面叠接医院急诊室门前。
交警:“喂!你是冷梅吗?我是交警大队的。”
冷梅:“我是冷梅。”
交警:“冷梅同志,请你马上到中心医院来一趟。”
冷梅:“中心医院?”
交警:“是!你的爱人遇交通事故。”
冷梅“他怎么样了?”
交警:“没多大关系,快来吧!”
交警挂断电话。
冷梅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噤,砰地一声带上门出去。
冷梅边跑边招手拦出租车。上出租车,

中心医院急诊室。
冷梅急匆匆来到,投过玻璃门看见里面病床上睡着王耿和另外一名王耿的同事。医护人员正在给王耿做人工呼吸。
冷梅拍打急诊室们:“王耿,王耿。”
交警把冷梅拉到一边。
交警:“王耿出差,去的路上,走到一个盘山公路的急转弯,由于刹车失灵,坠下山崖,由于山崖笔陡,等救护人员将他们弄上来的时候已经是事故后的八九个小时了。”
冷梅对急诊室里面焦急地看。
急诊室门打开,男医生双手一摊:“王耿已经死亡。”
冷梅一下子懵了:“不!不!王耿开车一向都很稳重,他怎么会坠下山崖?”
交警:“我们检查了,是因为他的车刹失灵,导致坠崖事故!”
冷梅气血攻心,仰面向后一倒,医生赶快过来进行抢救。
冷梅慢慢醒来,猛然抓住警察的衣服。
冷梅:“他是被人害死的,他是被人害死的。”
交警:“冷梅,现场我们勘察过了,确实是王耿的车刹失灵。”
冷梅:“不,王耿他一向都很仔细,怎么会出现车刹失灵?他开了二十多年的车子,从没出过一丁点事情,他是被人谋害的。”
交警:“冷梅,这话可不能随便说哟,只要你能拿出证据,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火葬场。
王耿的灵堂,正中放着王耿的遗像,王平搀扶着憔悴的冷梅站在王耿的遗体一边,贾主任主持了王耿的追悼会。

晚上,冷梅的家。
贾主任带着几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礼品敲门,王平开门。
瘫坐在沙发上的冷梅望着贾主任。
画外冷梅的声音:这肯定是贾主任蓄谋策划的。丈夫开车二十多年,什么样的路没行驶过?即使有什么状况,王耿都会冷静应对化险为夷。对,一定是贾主任!
冷梅拎起礼品往门外摔去:“出去!”

法庭上。
贾主任站在被告席。
王平搀扶着冷梅,贾主任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画外音:证据不足,驳回冷梅的上诉。
旁听席上人们纷纷起身准备离开。
贾主任走近冷梅。
贾主任:“看在你孤儿寡母的份上,更看在我和王耿共事多年的份上,我不计较你的诬告,更不计较我的名誉损失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对于受害者家属来讲,我能理解。只是以后不要没影的事凭空想象。”
冷梅气极,上前抓住贾主任的衣领使劲的推搡,人们拉开了冷梅的手。


画外夏姐的声音:“官司输了,冷梅日渐抑郁,慢慢的变得惶惶惑惑,成天在马路上穿来走去,王平为照顾冷梅辍学了。这天,王平在做饭,稍不留神,冷梅什么时候出去也不知道。待想起来出去寻找,远远地见一群人围成一圈,王平拨开人群一看:冷梅两眼紧闭倒在血泊之中。”

王平:“妈妈,你怎么啦?”
路边好心人:“一辆疾驰而来的摩托车将她带出好远摔倒,摩托车逃逸。”
王平:“天啦!”

下午,王平的家。
父母的房间里,一张双人床,床前面一个写字桌。写字桌上放着爸爸的遗像。
王平抱着母亲的遗像将她放在父亲遗像一边,跪在双亲的遗像前。
王平:“我一定要找到凶手,为你们报仇!”
晚上,王平躺在沙发上,辗转反侧。

早上。
开门,见门边底下一张小字条,王平拿起看。
镜头特写。
小纸块上一排娟秀的小楷:“骑摩托车的人是酒香饭店的伙计,车牌号Q8497。”

中午,酒香饭店。
夏姐和周群两人正忙着卖饭菜。
窗口买饭的人摩肩接踵。
王平买了一份饭菜找了一个位子坐下吃饭。
饭没吃完,王平站起向后门走去。
周群:“请问你有事吗?”
王平:“哦,我想找厕所。”
周群:“往顶后面走左边拐弯处就是。”
王平走进后院,眼睛四面搜索。
周群过来:“喏,前面就是厕所,”
王平:“哦。”
王平和周群一前一后进了厕所。

画外音王平的声音:“难道有人戏弄我吗?应该不会。”

走出厕所,听见前门有摩托声,王平来到饭店门口,
镜头特写,放大的摩托车车牌“Q8497”。

画外音:王平心脏的“咚——咚——咚”声音。

骑摩托车的人:“小夏,周群呢?”
小夏:“上厕所去了。”
骑摩托车的人:“麻烦你把摩托车钥匙还给他。”
夏姐:“哎,好唻!”
周群从后门走了进来。
夏姐:“周群,你的摩托车钥匙在这,不要弄丢了。”
周群拿上钥匙:“小夏,现在没什么人了,我先去医院送饭,马上就来好吗?”
夏姐:“你去吧。”
周群拿上事先准备好的饭盒,骑上摩托车走了。
王平望着周群离去的背影。
这时走过来一个老板摸样的男人:“小夏,小周送饭去了吗?”
小夏:“嗯,也真难为小周了,每天起早摸晚还要往中心医院去伺候他老娘。听他说,他母亲的病急需要做手术,正愁死了没钱呢。”
老板:“哎,我们也是小本生意,不能帮他,到时只能大帮小凑的表示一下了。”

晚上。
住院部门口。
王平徘徊等在住院部门口,周群骑着摩托车,停下,锁车。
周群上到住院部二楼,王平尾随。
多人住的大病房。
病房里靠走廊边的病床上,躺着一位两鬓花白的女人,边上坐着周玲。
周群进病房,王平站在门口。
周玲起身:“哥来啦!”
周群:“嗯,”
母亲:“让我回去吧,这不吃不喝一天要几十块。”
周群:“妈,你别急,就在这几天我们就有钱了,等手术做好了我们就回家。”
母亲:“你哪来那么多钱呀?”
周群:“反正不是偷来抢来的,是你儿子挣来的,你放心好了。”
母亲:“哎,苦了你了。”
王平悄悄的离开了病房门口。

王平的家。
晚上。
仰躺在床上的王平,望着洁白的天花板。
画外音王平的声音:“这么一个孝子能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吗?”
早上。
王平起床,准备开门,门底下又一张字条,一排娟秀的小楷字:“今天晚上,去凤凰桥下。”

画外音王平的声音:看这写字的力道,像是一个女人写的字,这个人是谁呢?她为什么要给我提供这些线索?

晚上华灯初上。
王平来到凤凰桥上,出来步走锻炼的人三三两两。王平对桥下看看,没人。
王平一抬头看见周群骑着摩托车来到桥南面,将摩托车锁住,往桥下走去。
桥北面下坎处走来贾主任。
只看见贾主任拿出一沓钱给了周群。
贾主任:“给你母亲做过手术后要马上离开这里,所有的话之前都跟你说了,不需要我再重复了吧?”
周群点点头,两人分开上桥。

中午,
酒香饭店窗口小夏和一个陌生女孩在卖饭菜。
王平:“那位小周怎么没来?”
夏姐:“你们认识吗?他母亲今天做手术。”
王平:“哦,那他还来吗?”
夏姐:“说不好,听说他辞工了,我们老板讲要他母亲手术完了再来上班的,不知道他怎么说的。”
下午,病房里。
周群和他妹妹都在病床边看着正在挂着点滴的母亲。
王平拎着一袋水果径直来到周群母亲的病床边。周群和妹妹互相用疑问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妹妹摇了摇头。
周群:“你是?好像在哪见过你。”
王平:“我经常到酒香饭店打饭吃,我最敬慕孝敬父母的人了,听说你为治母亲的病辛苦打工,很感动,过来看看!”
周群:“素昧平生,你来看我母亲,我已经很感动了,还买东西?”
王平:“这没什么,小意思。”
周群:“哦,想起来了,那次你要找厕所?”
王平:“是,还是你给指点的呢。介绍一下,我叫王平。”
周群:“我叫……”
王平:“我知道你叫周群。”
周群心虚:“呵呵。你不会是找我有事吧?”
王平:“是找你有事,我想找你谈谈。”
周群:“你和我?”
王平:“嗯。我们到外面讲话好吗?”
周群起身:“周玲,看好妈,我马上就来。”

隔断病房的门外有一排椅子。
两人在长椅子上坐下。
周玲尾随两人身后,在门里窥听。
王平:“你的摩托车号是Q8497?”
周群:“是,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王平:“前不久你在街上碰倒一位妇女?”

共 808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个家庭的爱恨情仇,背后,隐藏着官场上黑暗的一幕。四个生命的逝去,远走他乡的女孩,疯了的男人……一连串的变故,令每个善良的人心痛不已。剧本场景不多,情节却跌宕起伏,人物个性鲜明,那首尾响应的一声声呼喊声:“回来吧,回来吧!”直叫人深思与觉醒。推荐欣赏。【编辑:三微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421 9】
1 楼 文友: 201 -04-21 19: 8:1 一个真实生活中的悲剧,家珍姐用不同的表现手法,诠释着那一声声呼唤的丰富含意。
2 楼 文友: 201 -04-21 19:46:05 谢谢花妹的精评和对家珍的鼓励,问好花妹.
 楼 文友: 201 -04-21 22:5 :28 看完这个剧本后,我一直觉得 回来吧,回来吧 真的让人揪心!一个官员的腐败行为导致了四条鲜活的生命被吞噬了,太惨了,太沉重了,写得很精彩!欣赏了。问好。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  楼 文友: 201 -04-22 07: 9:00 感谢浩然的点评和鼓励,问好田老师。
4 楼 文友: 201 -04-2 00:07:4 童话拜读大姐的精品之作。童话初来乍到,多多关照! 读书作文最忌心猿意马,为人处事力求问心无愧。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4-2 09:05:2 谢谢童话的提读,和点评。我们共同学习,共同提高。欢迎童话来到春秋这个大家庭。问好童话,远握!
5 楼 文友: 2014-08-05 15:10:07 我不善写这种体裁,权当来剧院看戏凑热闹,茶坐舞台之下,看文友的精彩布局、塑造和导演,不失为一种享受。祝愿文友创作更进,今后有更多精彩佳作呈现!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9-11 17: 0: 0 谢谢老师鼓励,问好老师!小孩肚子疼不消化怎么办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医生
阜阳十佳白癜风医院